世界舞讯(2010第5期)

发布时间:2021-07-15 11:06:36 点击数:

英国公开新星赛
中国舞者进入半决赛和四分之一决赛
(2010年7月)





职业摩登一至六名分别由意大利、波兰、阿塞拜疆、俄罗斯、加拿大和俄罗斯取得。进入四分之一决赛的有中国的党奇和孙雅洁,王静和郝媛媛。评论家帕尔默说:“奇和雅洁在今年一月的UK新星赛中成绩不俗,此次比上次多赢得一轮。我肯定他们为此次提高成绩而高兴。雅洁穿着银灰色长裙,带银色短上衣,代替了平常的水粉色彩,这种选择很有意思。这次比赛他们表现出的力度比上次强多了,所以这次的成绩也比上一次强。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们的慢摆动动作的舞蹈。王静和郝媛媛,他们在2009年国际新星赛和2010年英国UK新星赛中进入半决赛。尽管这次比上次提高了两轮,他们似乎还是有点失望。媛媛穿着深粉色的舞裙,装饰着同样色彩的羽毛参赛。她跳的扭转动作和旋转动作很好,而今天跳得最好的舞蹈之一是探戈,达到了高水平。他们的外形相当紧凑,尽管有待提高,但还是可以扩张一些。
台湾的林清煌和季文华去年曾进入此赛事和国际新星赛的四分之一决赛,今年一月曾进入英国UK新星赛半决赛。文华身着白色舞裙,配以华丽的深绿色羽毛,像她这样展示令人轻松愉快的色彩的女士,今晚场上实为罕见。他们在跳快步舞时很出色地用了切分法,让人瞩目,这相当聪明,虽然我觉得稍稍有点沉重,但不管怎样,这是他们得分最高的一支舞。事实上,这说明评委们逐渐加深了对他们的印象,随着轮次的增加,他们的快步舞达到了半决赛水平。我更喜欢他们的探戈:锋芒毕露,步步紧凑,充满了鲜明的对比,令人赏心悦目。”
职业拉丁一至六名分别为俄罗斯、意大利、美国、俄罗斯、俄罗斯和美国取得。评论家羅伯茨评论说:“第一名叶甫根尼•司马金和宝琳娜•卡扎琴科动作一致,经验丰富,真正的价值和富有魅力的表演浑然一体,具有很强的审美力。第二名约书亚•基菲和薩拉•玛格娜涅丽的获胜不是轻易得来的。这对舞者聪明伶俐,有冒险精神,没有越过分界线。他们动作流畅漂亮,充满冷静自信,他们的控制能力很强,对将来的发展和提高很有保证,而且对其它舞者是挑战。进入半决赛的贺军和张敏收放自如,刚柔相济。贺军引导和支持都强有力,够进入下一轮的水平。进入半决赛的选手中,日本舞者占五对,不可小视。”

英国21岁以下公开拉丁舞锦标赛
中国舞者进入半决赛
(2010年7月)




评论家羅伯茨说,这是一次非常好的,甚至可以说是标准的比赛,即使在前面几轮中,就可以看出耀眼的璀璨群星。和今年别的新星赛不一样,这次我没有发现那么多的时间和技术处理上的毛病。

此次大赛前1-6名分别为拉脱维亚、乌克兰、德国、俄罗斯、乌克兰和丹麦获得。进入半决赛的有中国的马嘉俊和许茜、徐一龙和师林悦。评论家说:“嘉俊和茜精力旺盛,但是无论现在和以后,一定要让它冷静下来。”“一龙和林悦之间有一条线,即强力的引导和单纯的推挤之间的线——请一定要小心!不要越过这条线。”

英国国标舞蹈家联合会(BDF)举办义务讲座



BDF 每年除了在黑池舞蹈界举办高端的讲座(收费)之外,每年11月还在黑池举办半天的普及讲座(免费入场,免费供应饮料),名为“2010英国全国大讲座“,其对象包括青少年、壮年、业余和专业舞者。主讲人都是大腕。如今年:奥斯维克讲怎样掌握节奏,勃尔登讲动力效果,格里夫讲华尔兹之美,雷德蒙德讲怎样开始跳伦巴,阿姆斯特朗讲怎样做评审,弗莱彻讲捷舞的历史和发展。由此可见,英国的国标舞组织面向广大群众舞者,普及与提高并重,多方为广大舞者服务。
英国的国标舞比赛种类繁多,不同的年龄段(从几岁到几十岁)、不同档次的大中小型赛事常年不断,讲座也经常举办,數十年如一日。

2010英国公开业余摩登舞锦标赛
(2010年7月)
杨超和谭轶凌获第六名




评论家特鲁曼说:“我发现他们的表演在决赛中有点儿混杂。在前面的几轮中,他们的表演中规中距,很清楚地向评委展示了比赛要求的规范动作来挑战最高水平。不过,在决赛中他们有点儿为难,在持握方面有点儿费劲,不像通常那样是那么有力和匀称的平衡。当人们看他们表演的时候,他们毫无疑问在技巧上规规矩矩,完全忠实于国标舞先驱者们多年传承下来的许多方面的规范。在今晚决赛中,人们很容易不时地看到他们达到高分,但不幸的是,如此水平的比赛有时候往往对没有充分准备的舞者进行考验和暴露的。”

英国职业拉丁舞锦标赛
(2010年6月)
陆宁和张丁芳进入半决赛
评论家评点共同常犯错误


此次大赛共有来自36个国家的300多对舞者参加。第一名是波兰的迈克尔•马里托夫斯基和乔安娜•柳尼丝。他们是当今世界的拉丁舞多次冠军,目前打遍世界无敌手。第二至六名分别为美国、德国、俄罗斯、俄罗斯和斯洛文尼亚取得。此次赛事强手如林,到处看到的都是很好的舞者。评委们从300多对选手中选出48对,再从其中选出24对,确非易事。舞者即使进入四分之一决赛,也还有可能出局。今年世界舞蹈理事会作出决定:将来在世界和欧洲锦标赛中,每一轮的一个舞蹈,将仅仅限于基本花样舞步(技巧书中都有规定)。每一轮的舞蹈都不能重样。并且在赛事开始时就随机选定。评论家塞卡摩尔说:“ 我发现一些共同的错误或者错误理解。他们会对许多参赛者产生影响。有些动作会降低女士的身份。比如说,一个很时髦的例子,轻轻拍或者轻轻去抚摸女士的头。这是骚扰,是对美女的大不敬。在更为技术的水平上,我发现许多扇形位的形状不对。这与其说是错误,不如说是有意地这样做。因为我发现许多对舞者都摆出了这样的不正确位置。在扇形位中,男士和女士应该互相成90度,而不是45度,后者既不是扇形位,也不是开放位。我还发现许多舞者,不论男女,都在要求前进的舞步中不放低脚后跟。这样的问题最普遍存在于跳桑巴的时候,但也影响到恰恰恰。除了不正确的舞步以外(这往往被评委们忽视,尤其是在前几轮飞快的舞步中),这还会造成身体重心变高,跟地面脱离关系(out of the floor),这是反面的东西,很容易发现,甚至内眼一描即可看出。这种错误常见于原地(固定)桑巴走步、桑巴拂步、桑巴追赶步和克鲁扎多斯走步和锁步。有关锁步的拂步、脚的位置常常出错,最坏的时候简直分不出是锁步还是追赶步。不仅桑巴如此,因为普遍存在的锁步在四个舞蹈中都可使用。不过,我意见最大的是捷舞中的节奏的舞蹈表现(阐释)。这问题无处不在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首先是受到影响的舞者为数太多,其次是这种问题的发生常常是由于舞者习以为常的常规内部所引起。这可以采取追赶步的形式或者在两拍子的音乐下跳三步的任何舞步花样。在极少例外的情况下,这种三步应该是3/4,1/4,每一步一拍。不过,这常常分裂成一拍1/2,1/2 ,这是用在其它舞蹈中的节奏。如果这成了主节奏,而不是3/4,1/4,一次分裂,就把舞蹈的特点改变了,后果会很严重。事实上,有五对舞者跳得很成功,有几个舞进入了四分之一决赛,不过在捷舞中栽了。…… 张劲和羅文清今晚跳得比以往更为生气勃勃,这一两年来他们进步很快。跳过五个舞之后未能进入半决赛的有赵亮和高雪。娇小玲珑的高雪拉丁舞的女性柔美味道十足,令人赏心悦目。和赵亮的男性健美风格形成的对比平衡乃是这对舞者的宝贵财富之一。有两对舞者跳完三个舞后进入半决赛,11对跳完五个舞后进入半决赛。陆宁和张丁芳跳完桑巴、伦巴和捷舞就进入半决赛。成绩非凡!这是来自亚洲的唯一的进入半决赛的舞者。桑巴无疑对他们的风格很适合,不过我看还应该包括桑巴走步、沃尔塔、科塔加卡和克鲁扎多斯走步锁步。这种能够证明其水平的基本舞步花样在其它舞蹈中并非显而易见,但是他们此次的成绩证明了的确起了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