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之星国际公开业余摩登舞锦标赛

发布时间:2021-07-15 11:06:36 点击数:
深圳之星锦标赛相当不错。我还记得第一次到中国表演时,冻得实在够呛的情景。如今时过境迁,这次比赛很多东西让我印象深刻。我作为一个参赛者来看的话,觉得灯光极其重要,因为灯光能给参赛者营造正确无误的气氛。这一次我个人觉得灯光简直是太好了。因此,在做评论以前,我要向主办者祝贺,祝一年比一年办得更好。

第一名是意大利的保罗·博斯科和西尔薇娅·皮顿。他们跳的所有舞蹈都是冠军,而且你可以确信他们一定会一次跳得比一次好。他们今天晚上的表演的确精彩。他们竭尽全力展示出基本功的功底深厚,不过我还是觉得他们的真诚篤实还不够。不过,他们的舞蹈结构整体还是相当不错的。他们的脚下功夫很好,实际上他们恐怕是在业余比赛中今天晚上能够做到在自然转(顺转)结束时併脚的唯一的一对舞者了。毫无疑问,他们学到的基本功方法正确,但是每一次他们努力去提高效率,看起来他们的主要表现力的源头是体力,而不是艺术表现力。我希望将来他们会改变在舞场地面上的处理方法/态度,就像现在他们为别人做出表率一样,他们有责任确认这是一种健全的示范。

第二名是丹麦的埃曼努尔·瓦列里和塔妮亚·克列特。这是一对很好的舞者,有很多优良的品质。音乐感强,感觉好,具备将来成为冠军的一切必要条件。当前,我认为腿和脚的动作和上半身的活动要更加扎实,这样才能保证将来良好的根基。今晚比赛中,我觉得他们上身线条相当硬,看起来好像他们尽力去做得十分硬似的。我不喜欢使用这样的说法,因为我认为在舞场上舞者应该付出110%的努力,但既然如此,那么可以说,如果要跳好舞蹈的话,他们好像使用了过多的力量,而动作做得并不够。他们竭力想挑战保罗和西尔薇娅,但是武器用错了。我相信,他们将来会有许多别的机会去做得更好,希望他们计划得更好。

第三名是中国最受欢迎的舞者杨超和谭轶凌。这一对舞者能用他们的身体跳出任何舞姿,而且他们过去已经表现出这样做是可能的。但是,今天晚上我却没有看到他们本来可以跳出的纯正地道品质的舞蹈。他们时不时地看起来动作不整齐,而且背部和手臂都显得松松垮垮,这就使他们正常表现出来的许多旋转和协调成型受到局限。杨超时不时地让人看起来腿部太低。不过,他们的舞蹈质量仍然足够使大部分评委给他们打了第三名的分。也许这是一种第一次造成决赛的黑池后全部特征。他们很可能放松并切休息一些时候,但是现在他们需要考虑要做什么事情去保持他们的决赛排名,也许,从黑池提高他们的成绩。

第四名是波兰的维克多·基斯卡和玛格丽特·伽丽卡。今晚我看见他们的体力和运动员般的跳舞方式。他们都非常健壮而不失形体之美。但他们似乎忘记了舞蹈是一种艺术,舞蹈要求有音乐感和伙伴协作的高度技巧。我很想让他们在脑子里用“艺术”代替“体育运动”,用“灵活性”代替“体力”,用“表现”代替“给人印象”。这样做,就能使他们的跳舞处理方法大为改观。我认为他们受到的训练是不错的,但是要成为冠军,需要更多的引导。一个好舞者身上最积极的肌肉是脑子,而不是二头肌。

第五名是意大利的瓦列里奥·科兰托尼和萨拉·瓦依拉。我看他们的名次还可以更高一些。男士背部不错,编舞的路子清楚,经过思考,舞蹈处理方式正确。他们身上有许多让我钦佩的品质,其中有一些仍然需要提高。但是的确,这对舞者的路子是对的。他们需要加强音乐感,由于缺乏用脚去结束动作的技巧,有时候让人看起来有点儿沉重。事实上,这多舞者最不发达的地方我看是双脚按正常说法是太平了。双脚太平是你身体平衡,但缺少的是轻盈和美。

(中略)

在结束我的报道的时候,我想说:我能看到许多年轻舞者认为力量、速度和精力是成功的关键。我认为体育运动这个词正在把人引向错误的方向。我们要结束许许多多的不是在跳舞的强壮运动员的现象。当我想看到运动竞技的时候我就看奥运会,当我想看人体表现各种感情、音乐感和激情的时候,我就去考文特花园看芭蕾。但是,我可能会错,也许未来会把我们带到那里。但是如果情况如此,我就不承认我一直热爱的舞蹈世界,它曾经给我那么多的感情,使我想成为舞蹈的一部分的那个舞蹈世界。


(刘梦耋译自英国《舞蹈新闻》2008年9-10月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