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黑池大赛的详细报道(一)

发布时间:2021-07-15 11:06:36 点击数:

罗宾·肖特评今年黑池职业摩登舞大赛和中国舞者在黑池的表现





2004年7月1日出版的英国《舞蹈新闻》周刊刊登了著名评审罗宾·肖特的文章,评论了今年五月底六月初在英国黑池举办的“不列颠”公开职业摩登舞锦标赛。该赛事的前三名和去年一样,第一名是克利斯多弗·霍金斯和哈泽尔·纽伯莉(英格兰)。他们成功地卫冕。华尔兹、探戈、快步舞得分第一,狐步得分第二。第二名和第三名仍然是蒂莫西·豪森 / 乔安娜·伯尔顿(英格兰)和乔纳森·威尔金斯 / 卡秋莎·德米多娃(美国),去年第四名威廉·皮诺和亚历山德拉·布齐亚列莉因不幸受伤退出比赛。尽管克利斯多弗和哈泽尔的舞姿都同属一流,但男士的舞蹈动作线条比女士更胜一筹,尤其是探戈,非常有个性,气度不凡,形态极优美。他们跳得镇定自若而不失冲击力和强动力。狐步编舞,如能简练更好。哈泽尔整个儿散发出一贯的雅致优美。第二名的狐步全场第一。他们对狐步理解得透,反转波浪动作做得很美,令人赏心悦目。第3名男士的特点是跳得轻柔舒服,一出场就表现出音乐内涵的情绪,女士则一如既往地展现出高超女舞者的风采。乔纳森跳得越好,卡秋莎越能显出她那更雅致、更优美的风姿。第四名米尔科·戈佐里和阿历茜亚·贝蒂都是意大利人,第一次参加黑池职业锦标赛就获得第四,实属不易。他们去年曾获黑池业余摩登锦标赛第一名。这也预示了他们未来的美好前程。他们的快步舞动作很美。第五名英国舞者男士的身体重心高了一点,这样一来,放松重心的机会就少了。但他们的音乐感和协调配合很好。
决赛中令人难以忘怀的是:霍金斯和纽伯莉绝妙的探戈渐退左转动作,豪森和伯尔顿的罕见的反转波浪动作,威尔金斯/德米多娃赏心悦目的通体的轻盈飘举,戈佐里/贝蒂的快步舞的漂亮动作,欣格勒夫妇(第五名)的华尔兹中一些非常好的重要的动作,克罗斯利/玛丽娜(第六名)的有意思的编舞,吉纳尼科/宝克森娜(第七名)对强力的实用处理。决赛跳的舞蹈的竞赛方式不可避免地带来一些靠近的撞击,但看来没有贬低任何东西,一切看来都不可避免。
半决赛可以说是激动人心的一轮竞赛。只有意大利的维拉和科拉格列科跳完了全部舞蹈。美国的维克多·冯和安娜比他们在新星赛中跳得好。四分之一决赛只有五对选手跳完全部舞蹈。俄国男选手过分使用上身,从而失去了一些共同协调。这一轮中有四对舞者只跳一个舞。观众喜爱的齐志峰和张震出现在狐步舞中。他们在跳舞时感情丰富,有时候他们使出浑身解数要把感情投入音乐之中,不过今天晚上做得要好多了。一开始他们没有被叫号,然后又在先前的华尔兹一轮中丢了号,显然失望,但这次狐步的名次将使他们大为鼓舞。他们是未来值得注意的一对有意思的舞者。决赛的前四十八名是从282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他们分别来自比利时、意大利、英格兰、中国(王书军、李妮亚)、日本、俄国、中国台北(萨姆·黄和萨米·蔡)、冰岛、瑞典、加拿大、美国、捷克。他们当中许多人参加过以前的黑池比赛,而且跳得很不错。这次的乐队是由阿什利·弗罗里克指挥的女皇乐队,美妙的音乐显然大大地激励了舞者们发挥出最高水平。

独一无二——这就是对布赖恩·沃森和卡门的表演的总结——布赖恩和卡门荣获四连冠不列颠拉丁舞冠军

2004年7月8日出版的英国《舞蹈新闻》周刊登了乔弗里·赫恩的黑池皇后大厅报道,全文如下:
时间是下午3点,你可以看见参加2004年不列颠职业拉丁舞锦标赛的参赛者们站在舞厅走廊上。他们的身体在动,重心从一只脚换到另一只,他们的髋部旋转向一方,然后向另一方,肋骨骨架、肩膀、颈部和手臂都放松,为向前的动作做准备。接着,在介绍出场裁判的时候,全场寂静无声。宣布第一次预赛开始,301对登记入场的参赛者中的对漂亮而天才的舞者走进舞场上选好的位置。
让我们继续前进九个多小时吧;现在是5月27日,星期四上午12点名5分,希望进入决赛的对对舞者都在做准备,还在活动身体,迎接他们一生中最美妙的一个时刻的到来。不止是我一个人敬佩这些参赛者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具备要求的旺盛精力、奉献精神、和专心致志去经历那么多个小时来保持获胜的斗志,所有的观众也都一直保持这种活跃热烈的气氛,一直在低声议论。这次保尔·基里克和汉娜·卡图南由于在国际队组比赛(TEAM MATCH)后从比赛舞蹈退休,所以我们看不到他们参加比赛。在多年来的决赛中,他们给我们带来了那么多的激动、快乐,看到了那么美妙的拉丁舞特色。我们感谢他们对拉丁美洲舞蹈艺术的无与伦比的理解、欣赏。因此,有一个可以得到的名次,谁能拿到这个名次呢?也许,每个舞蹈中都有不同对的舞者,也许有一对舞者会获得突破,补上第六名。因此,2004年不列颠职业拉丁舞锦标赛是代表德国的布赖恩·沃森和卡门。他们跳的全部五个舞蹈都大获全胜。他们跳的每一轮都技压群芳。在这次决赛中,从音乐的第一个音符开始,他们就加足了马力。整个比赛过程中,他们的舞步安排得无比美妙。每个动作都绝对干净利落,把舞蹈的内涵表现的清晰、准确,而卡门对布赖恩的节奏的每一个细微变化都反应得极具个性,或者可以有幸地说,无论你怎么看,他们的舞蹈都几乎是不可复制的。他们把所有的根本的重要的技术要求都做到了。布赖恩把每拍音乐的不同的分离的节奏脉动运用得得心应手,甚至在两个同样的舞步中都不重样,一个又一个。他们的编舞中没有“耍花招”的舞步花样,只有不断变换的拉丁舞节奏。只有一个词可以概括他们现在能够展示的表演 - 布赖恩和卡门是独一无二的。
全部五个舞蹈排名第二的是代表美国的斯拉维克·克里利克莱维和卡琳娜·斯米尔诺芙。我还记得当斯拉维克作为业余舞者进入联合王国(UK)锦标赛决赛的那个突破之年,那时一股清新之气,没有大惊小怪,没有猫儿腻,只有美妙的节奏和极好的情态。现在,由于卡琳娜有讨人喜欢的女人味,他们把表演打磨得出神入化,节奏简直就是从他们身上倾泻而出。斯拉维克外貌永远是个“酷先生”,在他身上看不出仓促,看不出强调什么,突出什么,但只要他的能量产生节奏爆发,那简直就是核聚变。这也证明了卡琳娜的能力和高超的节奏感和平衡感:她不仅仅以她的女性的优雅,而且以一个真正的拉丁舞女士的如火热情来接受这些(节奏)变化。如果已经有现成的拉丁舞王子和公主的王冠为此头衔做准备,那么,他们的名字就是斯拉维克和卡琳娜。
代表俄国的德米特里·蒂莫兴和安娜·贝齐科娃在决赛中跳的全部五个舞蹈都名列第三,从而确定了他们的第三名的地位。德米特里轻巧,显得干净利落,正好对他的漂亮的舞伴安娜作为补充。安娜的姿态和脚、腿的形态人见人爱,德米特里跳的每一个舞蹈创造出一种君临一切的气势和权威,一招一式都足以证明他是个“数一数二”的男士。不过我们的确也抓到了偶尔没有处理好安娜的平衡。他们身体的连接贴近得有点儿高,太费劲儿。安娜完全能以一种令人愉快的方式使自己的身体动作起来。为什么不让她这样做呢?今年他们证明了有足够的能力获得这些优异成绩。
这次激动人心的决赛中获得第四的是代表斯洛文尼亚的安得列·斯库弗卡和卡捷琳娜·温图丽妮。他们跳的所有五个舞蹈都排第四。由于这次比赛竞争激烈,直到这第四名以前每个舞蹈的得分都没有变化,令人惊讶不已。安得列和卡捷琳娜上演了他们最好的表演之一。尤其在斗牛舞中,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竞技状态和创造性的舞姿造成的气氛。对这个不一般的舞蹈来说,他们的舞姿可谓独一无二。我总是一直对他们的节奏感能力十分钦佩,而且的确常常鼓励参赛者研究安得列的背,理解在当今拉丁舞动作中怎样才能使整个身体获得节奏感。有时侯,一种“不顾别人”的(也许此词言之过分)特点潜入到安得列的舞蹈之中。我认为这不是国际性的问题,他的特有的节奏强力不至于使令人愉快的卡捷琳娜在她的舞伴关系中的作用得不到照顾、满意。他们现在无疑是跻身于拉丁舞代表者的顶级梯队之列。
代表波兰的迈克尔·马里托夫斯基和乔安娜·柳尼斯去年进入了`这个大赛的决赛,今年则实实在在地证明了他们与各自夺得名列前茅的此次世界比赛的每对主要舞者一起,名至实归地达到了应得的第五名。他们跳的三个舞得第五,斗牛舞弊第六,捷舞第七。在跳过的所有轮次中,他们看起来相当好,事实上,我敢说是“太好了”。他们一定受过非常强化的训练,才达到宝贵的身体姿态的微妙变化,才达到始终保持的平衡线条。他们的舞蹈中规中矩,使人自然联想到世界级的体操运动员;他们的脚和腿的动作在时间上能掐到音乐的四分之一拍那么准。“太好了”的评价的确和他们的个性有关:虽然他们真正了解他们之间的连接/贴近关系的重要性,并且在这个周末就有关舞蹈的这一方面做了一次出色的讲座。他们没有表现出实际上的舞蹈之乐而过分依靠创造出的设计好的情绪特性的技巧。我第一次发现乔安娜的腿在跳“习惯”舞步时有欠完美。不过,对于这样的一对舞伴来说,这些都不是非如此不可的要求,因为他们的节奏感太棒了,形状太美了,只不过受到干扰而已——我一面观察舞者们跳舞,一面听到有人要我讨论今年不列颠锦标赛拉丁舞中的“倾向”和使用的编舞。正如你将在下面我对决赛参加者的意见中看到的,今年的舞蹈中舞者身上不同的肌肉组合的柔韧性、灵活性在继续提高。这使舞蹈的吸引力和结构都增加了许多东西。无论男士或女士都善于在最短的音乐中创造出身体动作很好的速度和冲击里效果。特别是进入前几轮的舞者一定要意识到,灵活性不必一定要和节奏表演并驾齐驱,完全相等。在当今的拉丁舞中,最重要的是提高灵活性和柔韧性是身体从紧张/压力或者不自然状态下解放出来。不过,这种对合着音乐的动作的控制和突出特点必须放在第一位,音乐的每一拍的四分之一都必须考虑到;不仅仅是在放脚的时候,而且要通过腿的动作和身体的所有必要部分做出想要做的动作。
为了创造出速度和身体效果,许多体位水平较低的舞者使用比前些时候年更高一些的身体位。这样做当然使得表演起来较为容易,但却失掉了许多节奏的“挤压”。那么多的女士用他们的脚指尖跳舞,竭力仿效一流女舞者表演的脚的造型,结果是通过脚和腿的动作传送给身体的真正的拉丁舞节奏却没有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