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舞伴的需要

发布时间:2021-07-15 11:06:36 点击数:




在我收到2003年黑池世界国标舞讲习会录像带之前,听到许多人讲多琳·弗里曼的讲座大受欢迎。因此,可以从对这个对多琳的讲座的正面反应来推断:大多数人认为,希望比赛舞蹈中一些现代倾向能矫枉过正。因为她说过的一些东西是批评性的和建议的补救行动。
要是问多琳有什么资格向全世界舞者就这个主题提出忠告,那么必须指出,她和丈夫鲍勃·伯格斯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到他们退休为止,都是每次锦标大赛的风云人物。在此之前,她和以传奇般的轻盈舞步闻名的维克多·巴雷塔搭档,有过同样的辉煌职业生涯。他们俩对彼此舞伴的需要都考虑得十分周到,他们相信,如果自己的舞伴感到轻松自在,女士就不仅仅能够从身体上个给出自己最好的东西,而且在精神上得到激励,从而“应付自如”,也就是说,在真正的紧要关头表演出色。
她在退休前和从积极参加锦标赛退休以后,一直负责训练参赛舞者,总是与正在形成的趋向一致,保持时新的特色。黑池舞蹈节上的常客都会看到,讲习会组织者对她的崇敬,都是来自她经常做讲座的出色表现。
多琳在开始谈到“女士的需要”这个主题时,阐述了她首先选择的是具有很大潜力而又一心努力去不断提高自己舞蹈水平的青年男子,他对舞伴考虑周到,并且是个有创造力的、积极有益的引导者。我总结了多琳的实际陈述。她在谈到女舞者对男舞伴的要求时,十分强调做一个积极有益的引导者的重要。软弱无力的、优柔寡断的引导在女士的心目中差不多像是一场谋杀。
她向大家介绍了她的“助手” —— 一对日本舞者的简历。她抛弃的时髦趋向之一就是当今有人为之着迷的过分宽的高持握。如果不做骨科手术,正常的男舞者要抬高肘部而不影响到双肩形状,不提起衣领,那是不可能的。这种情况给为男士做服装的裁缝带来一个新问题:废除燕尾服上的自然衣领,因为衣领会提升到他的耳朵旁边。这是超高持握的迷恋对象必须支付的裁缝费。
当男士的手臂由于肘部抬得太高,抬到上臂和地面成水平线的位置而向旁伸出去,女士的手臂(女士一般比男舞伴矮)就被迫处于实在不敢恭维的状态,也就是超过水平线位置。正确的左臂位应该是手的指关节不高于男士的眼睛线。从手到肘的前臂偏斜角度应该是45°。如果这样做了,肩膀到肘的角度便自动确定下来了。显然,在男女舞伴关系中,遇到超过一般的较大的高度差异时,做一些调整是应该的。
多琳讲座的另一部分是借助于她的助手解释和阐述一种个人的“体系”,这是她为了做出更自然、更美丽的上身轮廓一满足“女士的需要”的这一方面设计出来的。
我个人有个不可当真的观点:我们应当把20世纪中期名师佩里·劳埃德发明的金属“持握矫正”器拿回来使用。它可以适应任何高矮胖瘦的男士并且把手臂锁定在预期的位置。这种持握矫正器也许看起来像中世纪的刑具,但是很明显,它在困难的场合获得过成功(谁有过这种矫正器的照片?)。
多琳还指出:现在许多女舞者都爱采取一种使女士从尾椎骨往上脊柱成弧形,导致女士臀部往后撅的体位,从而造成男女舞伴之间在臀围上出现一道间隙。这种现象可以在任何比赛上或者对任何舞蹈录像的研究中都可以看到。
她提倡女士可以把髋部靠向男士,这样可以作出一个更长、更优美的上身弧形;而站立的姿势则会更加突出女士的温柔娇美。有人问,为什么这个缩短了的上身弧形姿势只是在21世纪的今天才出现?问得好!这是否能应付严重影响女士优雅姿势的当前对男士长而又长的步态的狂热癖好呢?发表出来的照片抓住了一对舞者相当不雅的舞位。这是由于他们正是这样热衷于做出大大的动作而产生的。这就是把质和量混淆不清!
即使经过多琳·弗里曼的矫正,那对日本舞者中的女舞伴(她惯于在讲座中阐明要点)还是有办法矫正这个毛病。当然,要是她不是故意去用与正确方式对比悬殊的“错误方式”展示她的姿势的话。
这个姿势的错误看来像是“就要坐下”的样子,并非必须仅仅限于女士才有,男士同样有。在这种情况下,问题 —— 一对舞伴的臀围互相拉开距离 —— 被扩大了。在这个关键之处,一对舞伴的身体应该靠得近一些 —— 细长的并在一起。这个讲座以深厚的经验体会为基础。这里有许多东西值得思考,去想什么是多琳要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