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使用的艺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06:36 点击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03743c01010fat.html
身体使用的艺术
世界顶级舞蹈家汉斯•莱克斯荷姆(丹麦)
标准舞技术讲座
 
作者  温亮富(2009年4月)
 
 
    由于英国黑池大赛的名闻天下, 体育舞蹈爱好者或专业工作者较多地聚焦在英国本土的舞蹈家和大师身上, 诸如世界冠军级的理查德•格利夫、马科斯•希尔顿、约翰•伍德、东尼•本斯、桑米•斯托佛特等。由于意大利激情风尚近年的流行,象卢卡、马克西姆、威廉•皮诺等现代意大利名将就成为舞蹈爱好者、选手、教练在公园、课堂、训练场上摆龙门阵的主题。
    历史的推移,使人们总是善忘地注视着“当代”,更何况现代竞技的标准舞和拉丁舞从约上世纪八十年代进入中国,只是短短的20来年,这如此经典的竞技舞蹈带给国人最多的精彩就是这近10年间英国黑池的片断,因此在国人眼中,一般来讲,只有黑池冠军才是“东西”,否则,一切“靠边”!
    体育舞蹈的魅力,不仅是冠军们带来的精彩,更因为是不同风格和流派的对碰PK所迸发的炫目激情。
汉斯•莱克斯荷姆(HANS LAXHOLM),一位来自北欧丹麦的顶级舞蹈艺术家,就以哲学家的思维,舞弄着标准舞的竞技技巧,使全世界的标准舞,从七八十年代的绅士般优雅蜕变成今天灵气活现的舞台精灵。
   虽然大部分的学员对汉斯老师的背景和历史所知不甚详细,但来自国外的顶级专家已令大伙充满期待。
    可是当汉斯老师在讲授华尔兹的技术时,很多的学员是充满了疑惑:华尔兹舞不是在第三拍结束时下降吗?怎么汉斯老师却强调在第1拍刚开始时才下降,而且脚跟只是轻点一下地板的下降动作……
同样的困惑令好一些学员在类似的问题上脑子“找不着北”!
    汉斯教师的指导思想却是要舞者在华尔兹(狐步、快步和维也纳华尔兹亦然)的第一步迅速地移动身体,避免原地太长时间挤压支撑腿而导致舞者的胯部产生折叠形态“非美感”线条,而且在第一步时身体重量前移迅速和早些前进的舞者头部的方式,才会令前进的舞者更及时地像类似“节拍器”的摆荡式向前超越舞伴,这就是汉斯老师的“原意”,多特别的技术!
 
    记得在八十年代初名闻天下的世界冠军韦琪•芭尔女士(Mrs Vicky Barr)在描述华尔兹的前进时,强调身体重心前移至两脚中间时,后脚跟要尽量长时间地贴在地板上,此时前脚的拉力发动和与此同时使用后脚的脚踝推力一起发动,这就形成的两股力将令身体更有力量、持续性地向前和向上提荡……
却很有趣!韦琪•芭尔女士的舞蹈理论不是特别的强调舞者前进时头部的超越动作,更注意的是舞蹈者胯部(Hip)斜45度角向上(或左或右)的摆荡趋势!
 
    我在思考这些的异同很多年,直到今天:他为什么这样子?他为什么那样子?……虽然我早有我自己的答案,但很迷恋这竞技标准舞的魅力:不一样的技术风格、不一样的风彩亮点!
世界名将卢卡曾一脸认真的告诉我他成功的秘密:不要用“腿”跳舞,要用“脚”跳舞。
全世界爱戴的威廉•皮诺在维也纳华尔兹比赛中对观今的世界冠军米尔哥(Mirko Gozzoli)也有绝对的“话事权”,就是这种“下降较晚”的理论超自信的注释。
汉斯教师还有相当精彩的奉献就是对舞蹈者在移动向前或向后之前身体形状的调整。
 
    汉斯老师利用“交通灯”的红黄灯闪亮次序来形容在移动前舞者躯干上半部和中部的前挺和后缩的动作。
众多周知,在舞蹈的运动时欲前先后、欲左先右等反方向的预备动作将使身体运动进行得更容易和更有力,汉斯老师关于舞蹈者身体调节的理论使学员们很快和轻易地体会如此神奇又更有效的身体重心垂直的状况。舞蹈爱好者或选手在学习过程中常遇到"身体垂直"的问题,记得曾在伦敦的世界知名"星光舞蹈世界工作室(Starlight Dance World)学习过的选手们都有过给舞坛女皇芭比爵士或世界舞王马科斯• 希尔顿爵士拉到门边靠墙而站或面墙而站来体会身体垂直的经历……
    如此直截了当的“挺胸、收腹、提臀”的细节动作,汉斯老师给学生带来了拉丁舞原有的欢乐愉悦,谁说标准舞的那么死板才叫“规范”呢?
 
    “音乐是舞蹈灵魂”的教条令很多的舞蹈者坚信:理解好音乐才会跳更好的舞蹈。
    但在精彩的两天讲座中,汉斯老师以最简单却逆传统思维来描述诸如狐步舞的“羽毛步”节奏是“快快慢”,而不是通常大家熟悉的“慢快快”!
“怎么啦?难道我们都学错了?”众多学员的疑惑也使汉斯老师早已胸有成竹地论述:舞蹈的技术使用没有分“对”与“错”,只有使用的“目的”不同而已。
 
    在约9年的英国留学学习中,美艳如昔的前世界职业标准舞冠军安妮•刘易斯(Anne Lewis)对狐步舞基本步的讲解如此美妙至今还令我回味无穷:利用身体重量对支撑腿的挤压来产生膝盖及胯部的向前动力,通过前进舞者的架型(左右手臂两个胳膊肘点)大范围的转动来制造宏大的身体对空间的覆盖面,使用胯部的倾斜和缓转(Rotation)来实现最佳、最理想、最圆滑的摆荡向侧和向前的运动。所有的这一切将在男士右脚向前的第一步(如羽毛步)的“慢”拍上实现这一梦幻般的“狐步第一步”。
 
    然而,汉斯老师用卓越的新思维来捍卫“狐步舞”的经典——圆滑、连绵以及保护标准舞的美貌——舒展、轻盈。
    汉斯老师在描述狐步舞的“羽毛步”第一节用“快”拍的用意是希望支撑腿发力时间稍快、避免原地用力过长而造成的“太沉重而难以轻盈地继续向前摆荡”现象,用第二个“快”拍来通过男士右大腿后侧升高的“急升”技术动作来带动男士左胯向侧前与左腿向前的摆荡,紧接着男士的右腿通过左脚的“拉力”的“慢”拍来开始进入女士的外侧,这一步并将具有连接下一个步型(如左转步)类似“预备步作用”的功能。
如此实用而又非功利性的技巧,令寻求标准舞正确技术准则的学员如获至宝,却又使期待印证自身规范知识的学员迷惑了……
 
    汉斯,这位出色的标准舞哲学性专家手拿着一张名叫“竞技标准舞的推广教材”(Further Education for Competitive Ballroom Dancing)对着大家强调:在这个高级培训班所介绍的这些标准舞技术主要是为了让大家认识当今的标准舞的“竞技”要求,而不是讲解标准舞的初学要领!是让大家认识标准舞如何从简单的移动技术演变成为有“灵魂”(soul)的舞蹈!
    正如毕加索的名言:艺术是为了发现真相的谎言!
    汉斯老师通过讲解舞蹈者躯干、脚、手指、脊柱、大腿、肋骨等部分的具体动作练习和韵律式的拍掌练习以及呼吸的练习,让参加讲习班的学员去寻找“漂亮的标准舞”的真谛!
汉斯老师非常安慰地转告学员的“世界上,不仅仅中国选手,各地很多选手都容易犯上相类似的理解错误和练习错误”。
    “当模仿结束时,舞蹈的艺术才会渐露芳华!”汉斯老师对兴致勃勃的学员提出了很善意却又专业的忠告!
“百花齐放春满园”,标准舞、拉丁舞的技术演示象百花争艳那样,以多姿多彩的形式在竞技舞台上吸引着全球观众为之呐喊呼叫,相信这次汉斯老师中国之旅给我们的更多的启发:噢,原来标准舞也可以如此漂亮的?!
 
 
汉斯•莱克斯荷姆简介
汉斯•莱克斯荷姆(HANS LAXHOLM)和舞伴兼夫人安妮(ANNE)曾是十多届的丹麦职业标准舞冠军。曾获1980年英国黑池业余标准舞冠军,1987-1988年两届英国黑池职业标准舞亚军(当年冠军为英国名将斯迪芬/林茜•希利亚),1986年欧洲职业锦标赛标准舞冠军(击败英国名将斯迪芬/林茜•希利亚),在1990年退役。
其舞伴兼夫人安妮(ANNE)曾在英国与奥地利合伙人创立世界著名的舞裙公司CHRISANNE。
现在他们两人已把舞裙公司CHRISANNE的股份全卖掉,专注在标准舞的教学上。
由于英国黑池大赛的名闻天下, 体育舞蹈爱好者或专业工作者较多地聚焦在英国本土的舞蹈大师身上, 诸如世界冠军级的理查德•格利夫、马科斯•希尔顿、约翰•伍德、东尼•本斯、桑米•斯托佛特等。由于意大利激情风尚近年的流行,象卢卡、马克西姆、威廉•皮诺等现代意大利名将就成为舞蹈爱好者、选手、教练在公园、课堂、训练场上摆龙门阵的主题。
历史的推移,使人们总是善忘地注视着“当代”,更何况现代竞技的标准舞和拉丁舞从约上世纪八十年代进入中国,只是短短的20来年,这如此经典的竞技舞蹈带给国人最多的精彩就是这近10年间英国黑池的片断,因此在国人眼中,一般来讲,只有黑池冠军才是“东西”,否则,一切“靠边”!
体育舞蹈的魅力,不仅是冠军们带来的精彩,更因为是不同风格和流派的对碰PK所迸发的炫目激情。
汉斯•莱克斯荷姆(HANS LAXHOLM),一位来自北欧丹麦的顶级舞蹈艺术家,就以哲学家的思维,舞弄着标准舞的竞技技巧,使全世界的标准舞,从七八十年代的绅士般优雅蜕变成今天灵气活现的舞台精灵。
虽然大部分的学员对汉斯老师的背景和历史所知不甚详细,但来自国外的顶级专家已令大伙充满期待。
可是当汉斯老师在讲授华尔兹的技术时,很多的学员是充满了疑惑:华尔兹舞不是在第三拍结束时下降吗?怎么汉斯老师却强调在第1拍刚开始时才下降,而且脚跟只是轻点一下地板的下降动作……
同样的困惑令好一些学员在*类似的问题上脑子“找不着北”!
汉斯教师的指导思想却是要舞者在华尔兹(狐步、快步和维也纳华尔兹亦然)的第一步迅速地移动身体太长的时间而导致舞者的胯部产生折叠形态“非美感”线条,而且在第一步时身体重量前移迅速和早点时前进的舞者头部才会在更及时地像类似“节拍器”的担荡般向前超越舞伴,这就是汉斯老师的“原意”,多特别的技术!
 
记得在八十年代初名闻天下的世界冠军韦琪•芭尔女士(Mrs Vicky Barr)在描述华尔兹的前进时,语调身体重心前移至两脚中间时,后脚跟要尽量长时间地贴在地板上,通过前脚的拉力发动时才同时使用后脚的脚踝推力,这就形成两股力来令身体更有力量向前和向上提荡……
却很有趣!韦琪•芭尔女士的舞蹈理论不是特别的强调舞者前进时头部的超越动作,更注意的是舞蹈者胯部(Hip)斜45度角向上(或左或右)的摆荡趋势!
 
我在思考这些的异同很多年,直到今天:他为什么这样子?他为什么那样子?……虽然我早有我自己的答案,但很迷恋这竞技标准舞的魅力:不一样的风格、不一样的风彩!
世界名将卢卡曾一脸认真的告诉我他成功的秘密:不要用“腿”跳舞,要用“脚”跳舞。全世界爱戴的威廉皮诺在维也纳华尔兹比赛中对观今的世界冠军米尔哥(Mirko Gozzoli)也有绝对的“话事权”,就是这种“下降较晚”的理论超自信的注释。
汉斯教师还有相当精彩的奉献就是对舞蹈者在移动向前或向后之前身体形状的调整(节)。
 
汉斯老师利用“交通灯”的红黄灯闪亮次序来形容在移动前舞者躯干上半部和中部的前挺和后缩的动作。
众多周知,在舞蹈的运动时欲前先后、欲左先右等反方向的预备动作将使身体运动进行得更容易和更有力,汉斯老师关于舞蹈者身体调节的理论使学员们很快和轻易地体会如此神奇又更有效的身体重心垂直.舞蹈爱好者或选手在学习过程中常遇到"身体垂直"的问题,记得曾在伦敦的世界知名"星光舞蹈工作室(Starlight Dance Studio)学习过的选手们都有过给舞坛女皇芭比爵士或世界舞王马科斯• 希尔顿爵士拉到门边靠墙而站或面墙而站来体会身体垂直的经历……
如此直截了当的“挺胸、收腹、提臀”的细节动作,汉斯老师给学生带来了拉丁舞原有的欢乐愉悦,谁说标准舞的那么死板才叫“规范”呢?
 
“音乐是舞蹈灵魂”的教条令很多的舞蹈者坚信:理解好音乐才会跳更好的舞蹈。
但在精彩的两天讲座中,汉斯老师以最简单却逆传统思维来描述诸如狐步舞的“羽毛步”节奏是“快快慢”,而不是通常大家熟悉的“慢快快”!
“怎么啦?难道我们都学错了?”众多学员的疑惑也使汉斯老师早已胸有成竹地论述:舞蹈的技术使用没有分“对”与“错”,只有使用的“目的”不同而已。
 
在约9年的英国留学学习中,美艳如昔的前世界冠军安妮•刘易斯(Anne Lewis)对狐步舞基本步的讲解如此美妙至今还令我回味无穷:利用身体重量对支撑腿的挤压来产生膝盖及胯部的向前动力,通过前进舞者的架型(左右手臂两个胳膊肘点)大范围的转动来制造宏大的身体对空间的覆盖面,使用胯部的倾斜和缓转(Rotation)来实现最佳、最理解、最圆滑的摆荡向前运动。所有的这一切将在男士右脚向前的第一步(如羽毛步)的“慢”拍上实现这一梦幻般的“狐步第一步”。
 
然而,汉斯老师用卓越的新思维来捍卫“狐步舞”的经典——圆滑、连绵以及保护标准舞的美貌——舒展、轻盈。
汉斯老师在描述狐步舞的“羽毛步”第一节用“快”拍的用意是希望支撑腿发力时间稍快、避免原地用力过长而造成的“太沉重而难以轻盈地继续向前摆荡”现象,用第二个“快”拍来完成男士右大腿后侧升高的“急升”技术动作来带动男士左腿向前摆荡,紧接着男士的右腿用“慢”拍来开始进入女士的外侧,这一步并将具有连接下一个步型(如左转步)类似“预备步作用”的功能。
如此实用而又非功利性的技巧,令寻求标准舞正确技术准则的学员如获至宝,却又使期待印证自身规范知识的学员迷惑了……
 
汉斯,这位出色的标准舞哲学性专家手拿着一张名叫“竞技标准舞的推广教材”(Further Education for Competitive Ballroom Dancing)对着大家强调:在这个高级培训班所介绍的这些标准舞技术主要是为了让大家认识当今的标准舞的“竞技”要求,而不是讲解标准舞的初学要领!是让大家认识标准舞如何从简单的移动技术演变成为有“灵魂”(soul)的舞蹈!
正如毕加索的名言:艺术是为了发现真相的谎言!
汉斯老师通过讲解舞蹈者躯干、脚、手指、脊柱、大腿、肋骨等部分的具体动作练习和韵律式的拍掌练习以及呼吸的练习,让参加讲习班的学员去寻找“漂亮的标准舞”的真谛!
汉斯老师非常安慰地转告学员的“世界上,不仅仅中国选手,各地很多选手都容易犯上相类似的理解错误和练习错误”。
“当模仿结束时舞蹈的艺术才会渐露芳华!”汉斯老师对兴致勃勃的学员提出了很善意却又专业的忠告!
“百花齐放春满园”,标准舞、拉丁舞的技术演示象百花争艳那样,以多姿多彩的形式在竞技舞台上吸引着全球观众为之呐喊呼叫,相信这次汉斯老师中国之旅给我们的更多的启发:噢,原来标准舞也可以如此漂亮的?!